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« 返回游山玩水

收藏: 0 | 阅读数:248 | 回复数:0

发表于 2019-9-28 19:18:55 | 阅读全部
一开始说要写拙政园,我心里是拒绝的。毕竟稳坐四大园林头把交椅的拙政园,早就被文字亲切地问候了千万遍,要写出新意来还真挺难。
于是我几乎扒了一遍拙政园历任主人,然而并没有发现特别的切入点。好在绝望之际,总算碰到了陈之遴。对此,我要对陈老说声抱(感)歉(谢),因为我要把你的伤心事捅出来,供大家乐呵乐呵。谁叫你买了最著名的苏州园林,却一天也没有住过,而我却连一个厕所都买不起。
陈之遴在我眼里是个十足的倒霉鬼,但是他同时也算是个很幸运的人。虽然听起来有点矛盾,但却是事实。
少见的陈之遴像
在明朝崇祯时期,陈之遴父亲陈祖苞当时就任顺天巡抚,主管一个省的军政,这算是比较高的官了。但当时恰逢清兵入侵墙子岭,而陈祖苞因驰援不及被逮下狱而死。作为儿子的陈之遴也受到牵连,被斥为“奸臣子”且永不叙用。
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倒霉而又霸气的陈之遴直接开除了原领导崇祯,选择了新领导顺治。新朝初始,他一直在京城做官,官至礼部尚书、弘文院大学士。估计这位京官当时也是发了大财,于是就顺手在苏州买下了拙政园。
陈之遴的流放也有人专门研究写书
据说陈之遴在买下拙政园后,是“重加修葺,备极奢丽”。然而好景不长,园子还没住上,他就因为卷入政治斗争,被以“结党营私”的罪名,全家远谪辽东尚阳堡。而陈之遴刚买了五年的拙政园则被充公成了官产。多么可怜一方名士,得了一代名园,却直至客死他乡都无缘见园中一草一木,万千景色只在梦中相见。真是够倒霉的了。
@雅昌论坛水墨清风
或许正是命运这般戏弄,才使得这段故事更加生动。之前我说过陈之遴是一个不幸却又很幸运的人,因为即使远走他乡,也还有个叫徐灿的才女一直陪伴着他。虽然他失去了荣华,却得到了真正的爱情。
随他流放的红颜知己 @赵立军
徐灿随陈之遴远至塞外十二年,与陈之遴开启Freestyle,诗词唱和,互相慰勉,或许就是因为背井离乡,所写的诗词“佳在绝无脂粉气”,为时人所称颂,最后竟然出版诗集两部,这样放到现在都能加入中国作协了。
好好一对鸳鸯,就这么飞了
儿女亲家吴梅村对陈之遴的事颇为感慨,作《咏拙政园山茶花》一诗。无心插柳柳成荫,这诗流传于世,竟引得后世文人情思涌动,纷纷相和,三百多年骚人墨客题咏不绝。
拙政园四大名花之一的山茶
陈之遴的不幸,反而造就了自己、妻子、亲家等在文学上的幸运。可谓是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福兮祸兮。
而今,拙政园那三四株宝珠山茶早就消失在了历史的更迭中,我们却始终记得那个叫陈之遴的宝宝,他心里该是有多苦啊。毕竟得了一代名园,花大价钱修缮一新却没看过一眼、更没住过一天,想想都醉了……
他没看过园子,我们来看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!)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收藏:0 | 帖子:24

回帖 发帖
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