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« 返回热点播报

收藏: 0 | 阅读数:369 | 回复数:0

发表于 2019-9-10 21:56:11 | 阅读全部
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9-9-10 22:58 编辑

河南郑州人张亮从没想过,甜美漂亮的微信好友“丽丽”远没看上去那么单纯。
二人在微信上互动的十几天里,他对这个女孩关心备至。女孩失恋了,他怕她伤心,女孩生病了,他让她去医院打点滴,他还通过微信转账从女孩外公家买了1000多元的茶叶。直到2019年9月,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公安局找到张亮了解情况,他才发现自己上当了。
长沙县警方通报显示,近日,该局端掉了湖南长沙、湖北武汉的两个卖茶女电信诈骗团伙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8名,同时起获卖茶女聊天话术剧本。

长沙县警方端掉武汉的卖茶女窝点,多名涉案人员被带走。长沙县公安局供图
据办案民警周书玉介绍,上述诈骗团伙分工明确,教材统一,通过在微信上聊天与被害人培养感情、建立信任并最终实施诈骗行为。而案中被害人多为有家庭的男子,被骗取的钱财不多,又不愿家人和外人知晓,所以截至目前无一人主动报案。不过据长沙县警方不完全统计,被害人已达3000余人。
对此,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讲师陈海平表示,心理学有一种概念叫做角色框架,其实就是一种“思维预设”。骗局之所以难被识破,是因为思维预设符合被猎者心理预期。“话术剧本塑造的人物形象单纯、甜美、孝顺,这些都属于男人喜欢的女性特征,所以许多被害人上当后还意识不到。”陈海平说。
“甜美邂逅”
38岁的张亮已经记不清是怎样添加了“丽丽”的微信的。但他知道,“丽丽”是一个单纯漂亮的女孩,她说,“你是我第一个网友。”
从2019年3月起,张亮和“丽丽”似乎开启了一段甜美邂逅,聊工作,聊生活。在“丽丽”的话语中,她今年23岁,自小父母离异,在外公家长大。一年前,她从长沙的一所大学毕业,在一家儿童兴趣培训机构当老师,月收入5000元左右。上大学期间,她便交了男朋友,但男友现居上海,两人异地恋一年了,不时吵架。
聊得高兴时,“丽丽”还会主动发来在办公室的自拍照。照片里的她甜美漂亮,一切都如张亮的想象。

卖茶女与一名被害人的聊天记录。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
加为好友的第5天,“丽丽”突然问张亮,“异地恋是不是真的没有结果?最近打电话男朋友都不接,昨天生病了发消息也不回”,她和男友的感情似乎出现了问题。第7天时,“丽丽”与男友吵架分手,决定去福建南平的外公家散散心。
从那天开始,“丽丽”不时发来外公家的茶山照片、视频,有意无意地问他“要不要试下我外公炒的纯手工有机茶?”张亮沉浸在美人美景中,很快回复,“要钱俺就尝试下,不要钱俺就不尝试了。”
就这样,第7天时,张亮向“丽丽”微信转账1300元,买了她外公家收藏的白茶、毛尖。第8天,“丽丽”又说外公觉得张亮对自己很好,还懂茶,准备把家中珍藏的正山小种匀出一斤分给他,只要2888元。
这一次,张亮婉拒了“丽丽”没有掏钱,此后便再也联系不上她了。但他从不认为自己上当了,只觉得女孩又结识了好友,不再理会自己。
甘肃环县的韩涛与张亮经历相似。他在微信上结识了清纯漂亮的女模特“佳佳”。“佳佳”的套路与“丽丽”相似,与韩涛聊天没几天便到外公家去了,外公是福建的茶农。通过微信,韩涛花了400元从“佳佳”外公那里买了半斤金骏眉,又在“佳佳”生日时给她发了13.14元的红包。
组织严密,条线清晰
“丽丽”“佳佳”都不是真名,他们只是120多名职业卖茶女吸引客人时的化名。2019年6月4日,长沙县警方端掉了位于湖南长沙、湖北武汉的两个涉嫌诈骗的卖茶女窝点,共抓获团伙成员138人,刑拘103人,扣押团伙作案电脑108台、手机400台、冻结涉案资金40万元。
长沙县警方发现,“丽丽”“佳佳”背后有着严密的组织,按照业务条线,可以划分为业务组、专业组、技术组、监督组、物流组等。
据办案民警王诚辰介绍,专业组的工作相对简单,负责提供微信聊天时使用的模特照片、茶山视频等,以打造卖茶女的外在形象;技术组负责向网络技术公司购买微信号、“养号”、吸粉。

警方控制卖茶女窝点人员。 长沙县公安局供图
根据微信号注册的不同时长,技术组人员以100元至300元不等的价格,从科技公司购买未使用过的微信号,每次购买百余个。这些微信号会被分发给业务组,每个号都将头像换成技术组提供的模特照片,然后登录三四天,每天发2条朋友圈,就是“养号”。
之后,业务组再将养好的微信号交回技术组,后者从专业粉商处买粉。据犯罪嫌疑人严某供述,每个粉丝的价格为8-12元,粉商保证99%的粉丝为男性。
买粉后的微信号,每个都有六七百名好友等待添加验证。工作人员将他们加为好友后,会视不同的活跃程度标注为A、B、S。A,指爱聊天;B,指不怎么聊;S,为删除好友的人。“每期加进好友600人左右,活跃度高的差不多有一半。”嫌犯陈某说。
团伙主犯严咏供述,为了安全起见,这些添加了数百名粉丝的微信号只用一次,行骗结束后便会被弃用。此外,为防止腾讯检测到多个微信号在同一IP地址登录,频繁营销,工作人员被要求将作案手机连接私人手机热点上网。这样,即使一个微信号被封,其他微信号不至于受到牵连。
安排好的话术剧本
几个业务条线中,充当“丽丽”“佳佳”的业务组直接与被害人接触,按照早已准备好的话术剧本聊天“钓鱼”。
嫌犯陈某介绍,“钓鱼”的话术剧本共分10个阶段。第1天-第6天培养感情,第7天开始推销茶叶,第10天索要生日红包,第11天帮外公炒茶烫伤手,借钱买机票回家治疗。如果第一次推销茶叶成功,卖茶女们还会得寸进尺地推销更高价位的茶叶,一旦客户拒绝消费,卖茶女便会从微信上失踪。
据严咏供述,除了剧本中固定的情节,话术里还有很多讲究,比如刚加微信好友时,要对陌生人抱有戒备心;聊天用语不能太官方,要掌控好节奏,慢慢让对方放松警惕,营造一种“认识是缘分”的错觉;要不时展现出高冷的状态,欲擒故纵,这样会让对方更有兴趣;还要不经意释放出“单身”“找对象”“压力大”等关键信息,给对方一种有机可乘的感觉。
此外,话术中也有禁忌事项,比如不要跟喜欢暧昧的客户长时间聊天,要及时转变聊天技巧把握话语主动权,不要被带偏。对于不主动回聊的客户,则在每晚9点统一发送微信语音:加了我怎么不说话?
一名犯罪嫌疑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话术中有的语句比较生硬,我会改得更接地气,并且要求业务员严格执行。”比如,与刚加上的微信好友聊天,不能发送“你好,认识你很高兴”,这样太生硬。这名犯罪嫌疑人会把它改成“我从不交网友,可能加错了朋友”。

卖茶女团伙曾在长沙新长海广场内租房办公。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
依据这样的话术剧本,严咏要求业务员,每天向每位好友发五六条聊天信息,不许群发,只能单聊。客户有购买茶叶的意向时,业务员便发去由团伙老板控制的收款二维码。
监督组会对业务组的工作进行督导,一旦发现业务员不严格执行话术剧本聊天便要提醒,拒不改正的则要开除。物流组则根据订单情况,从长沙的一家茶叶市场购买便宜的茶叶以次充好,快递给客户。
8月29日,犯罪嫌疑人刘某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这样的安排下,上钩快的客户与卖茶女聊上7天就会下单买茶,慢的12天左右也会上钩。他们之中少的下单金额四五百元,多的能达到5000余元。此外,上述犯罪团伙还会利用类似的方式贩卖人参、酒类产品。
在长沙县公安局反电信诈骗中队长周书玉看来,卖茶女的套路与之前流行的网络骗局“杀猪盘”相似。“杀猪盘”中的行骗者是虚构出来的美男子,有着“高大上”的身份,他们结识女孩网恋并伺机骗钱,被骗的女孩被称作“猪”。“这两种骗术共性是都靠聊天培养感情、建立信任,再博取同情,实施诈骗。”周书玉说。(文中被害人为化名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!)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收藏:1 | 帖子:443

回帖 发帖
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